借我

借我

文/木心

借我一个暮年
借我碎片
借我瞻前与顾后
借我执拗如少年 
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
借我可预知的脸 
借我悲怆的磊落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
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借我一场秋啊,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

题外话:

突然想发这首诗,是因为突然想起高三,那段时间是我成长最快的时候。我还记得那时电宝给我看他写的诗,我不会写诗,所以我只能给他提供修改意见和零碎的突如其来的想法。我给他分享海子、波德莱尔、阿多尼斯,和我喜欢的诗人。

他没读过诗人的作品,只受过唐诗宋词的熏陶,但是却有惊人的...

以后

我想以后住在雅鲁藏布,每天听峡谷涛声,每天站在翻山越岭的尽头朗诵你的诗。

我想以后住在无人曾至的秃峰,我和巨树分享热辣的阳光,每天能看66次日落。

我想以后住在繁茂幽密的森林,我和角鹿在森林的毛发中嬉戏,还有躲避烦人的猎手。

我想以后住在众神目击的草原,野花是我的食物,我站在诗人的头骨上每天眺望远方。

我想以后住在百尺高楼,楼顶是天文台,随时都看得到宇宙的星体。

我想以后住在闹市的正中,看尽所有灯红酒绿爱恨别离,而我有足够的钱把房间的墙壁都塞满隔音棉。

我想以后住在寒冷的西伯利亚,漫天的大雪中有你陪我窝在壁炉旁看雪景。

我想以后住在冰岛,每晚和朴实的酒馆大叔聊天,看见无数进进出出...

my captain.
  泪流满面.

隐痛

又是一阵难以形容的隐痛 她咀嚼着这个痛感 迟钝地 又棉里藏针的 侵入胃袋 然后是盲肠
生硬而难过的痛楚让她难行难卧 不知是得了什么神经病还是精神病只要有那个人在脑海闪现就让她强迫切断有如遇见病毒
爱很难让她再奋不顾身把心打开也让她很难振作
烧酒暖肚 冰冷全无
要经历什么才能顺顺利利 他们说路走得顺的人 连头发丝儿都带着自信

伤口

我又见到了那个伤口 我长久的凝视着它 直到它结痂 不再渗出血珠 

我彻底感到来自神经末梢的疼痛 尖锐又敏感 咸的 铁锈味的 混杂着皱缩的皮肤和纤细的血管的 痛感 我盯着它 像是午夜的狼 

你看不见玻璃和匕首 你看的见少女和书 你看见少女解下发辫 然后你知道了 她从来都不用吹筒 后来你发现 够啦上帝 她哪儿来的发辫 

然后你听见自己自嘲的笑了 笑的猖獗又内敛 

我凝视着那...

壁花少年music list

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壁花少年 but just believe that things will be ok

List: 
   
  "Could It Be Another Change" - The Samples
  "Asleep" - The Smiths
  "Teen Age Riot" - Sonic Youth
  "Love Him" - Perfect
  "Come On Eileen...

自杀者之歌

自杀者之歌
文/海子

伏在下午的水中
窗帘一掀一掀
一两根树枝伸过来
肉体,水面的宝石
是对半分裂的瓶子
瓶里的水不能分裂

伏在一具斧子上
像伏在一具琴上

还有绳索
盘在床底下
林间的太阳砍断你
像砍断南风

你把枪打开,独自走回故乡
像一只鸽子
倒在猩红的篮子上

17岁

/
毕业照上的脸早已模糊了吧
想去的地方去了吗 当初的愿望还没实现吧
就算你多恋旧明天一滴也不留爱与痛如昨夜饮的酒
是你吗 从遥远的地方走来
我还没去过你家吧
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从前共你讲不要分别不要归去明明还流过一点眼泪 可为何又再和你相遇
抽完这支烟你再不来 我就走了
我害怕突如其来的疾病把我弄的措手不及不堪一击
如果我老了眼袋下垂皮肤皱枯 有人提醒我白头发一根一根的长一根一根的掉
我的肉身和灵魂开始一聋一哑 自相残杀 互不礼让 
如果我老了 那我一定很孤独
是你吧 从遥远的地方走来
是来自南方的红色大雪 ...

失言

*不算小说,乱七八糟的镜头的拼凑。
 *你所理解的什么样子,并不是本来的样子。

我喝完一听啤酒。

看着屏幕对面的男人发感觉好颓废的样子是不是,我笑了笑,用力捏紧了手里的易拉罐,直到它变皱被狠狠地扔进了垃圾箱。

其实一直这样子,你们看到的不过是伪像,并以此籍慰自己日渐以为清醒了解的内心。我看着他自以为了解透彻的话,自嘲的笑了笑,已经不再大声争论求人懂。心里想的那么透彻,嘴上没有说出口。

好好休息啦,不要太辛苦,晚安。他最后说。

 

看到那个网站是偶然,大大的标题写着,爱是万恶之源。

广播里面播着容祖儿的歌唱着你有哪些不好早已发觉,但那又怎样难道我就完美。那些人就是...

有灵气的姑娘 西藏的经帛 牧人赶着羊群回帐篷

秃鹫死在天葬台上

喜马拉雅 藏语意思是 雪的故乡

你好 谢谢你的关注
此博记录的都是高中时期杂乱的想法 多数已删 已弃博
感谢你找到这里




二次元asi: http://asisisi.lofter.com/

© 自由如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