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言

*不算小说,乱七八糟的镜头的拼凑。
 *你所理解的什么样子,并不是本来的样子。

我喝完一听啤酒。

看着屏幕对面的男人发感觉好颓废的样子是不是,我笑了笑,用力捏紧了手里的易拉罐,直到它变皱被狠狠地扔进了垃圾箱。

其实一直这样子,你们看到的不过是伪像,并以此籍慰自己日渐以为清醒了解的内心。我看着他自以为了解透彻的话,自嘲的笑了笑,已经不再大声争论求人懂。心里想的那么透彻,嘴上没有说出口。

好好休息啦,不要太辛苦,晚安。他最后说。

 

看到那个网站是偶然,大大的标题写着,爱是万恶之源。

广播里面播着容祖儿的歌唱着你有哪些不好早已发觉,但那又怎样难道我就完美。那些人就是喜欢自以为是的听高贵的傻逼说教,再傻逼的觉得自己很理智,最后傻逼的定下结论说,对,就是这样。

全然不知自己以花言巧语麻木自己日渐庸俗的内心。

噢你们这些俗人,你们可知道真正的孤独是什么样子?你们天天标榜自己廉价的孤独和悲伤,为了找到自以为志同道合的人,找到了万幸,再写烂大街的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找不到继续装逼,看到晚霞拍个照再写知己难寻。

 

时间回到两天前他说,我要去西藏了。

我喝完第二听酒,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橙黄色的液体说,噢,路上小心。

不打算说什么?

得了,走好。

梦里见到他好像长大了一点,长高了一点。那是十七岁的他,已经和小时候不一样了。

我看到他渐渐湮没在旷大的梦境里,从棱角到眉梢,清清楚楚的说了声,操。

喂,把你的卡带借给我。少年时期的他说。

 

我把第三听打开,鬼使神差的想到她说好久没联系了最近怎么样。

就那样。

常常感到累?

并不。

然后她说最近觉得好烦想要认真珍惜的人并不在乎,说那天偷偷去机场看到他站在登机口,光线打在他的眉梢觉得,嗳,一言难尽。

想到之前看到的一句话是,酥麻是什么。酥麻就是你心爱的姑娘在机场和你告别,把下巴靠在你肩上,头发掠过你的侧脸和耳朵。然后她走了,你知道你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

一言难尽啊,

心里一阵苦笑。得了吧,你饶了我。

 

我盯着他说的早点休息,说了声哦。

我辛不辛苦,你管我。

标签: 随笔
评论(2)

你好 谢谢你的关注
此博记录的都是高中时期杂乱的想法 多数已删 已弃博
感谢你找到这里




二次元asi: http://asisisi.lofter.com/

© 自由如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