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啲由头来过”

《春光乍泄》

“大概多劳多得,我很快够钱回香港了,离开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前一天,我将何宝荣的护照拿出来,买了辆可靠的二手车,我决定我得去瀑布一次。

    我终于来到瀑布,我突然想起何宝荣,我觉得好难过,我始终认为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一对。  ”
 

  
  “这灯还在?”  
  “以为早给你抛了。”  
  “你终于有没有去了瀑布?”  
  “没有,你呢?”  
  “没有,等你一起去。”  
  “等我复原我们一起去。”  
  “到时候再算。”  
 

       “这么巧?上街呀?”
  “在等你下班,混球。”  
  “怎么不通知一下?”
  “通知什么?”  
  “旧公司说你没有做也不通知一下。”  
  “没有什么好讲的。”  
  “你把他狠狠揍了?”  
  “不讲。”  
  “你不讲我睡不着的。”  
  “睡不着就上街。”  
  “我睡不着你也睡不着。”  

”跟他接近得多了,我什么也听不到,只听见自己的心在跳,不知他可有听到?“

      
  “你知道你像一个人?”  
  “谁呀?”  
  “盲侠。”  
  “开玩笑。”
  “玩得开心点。”  

“以前我不到公厕流连,是嫌那儿脏,近来因为贪方便,不时也会去走走。我没想过会碰上何宝荣,以后我再也没去过。  
 
 一直以为我跟何宝荣不一样,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一样。  
 
    离开香港前,我从公司拿走一笔钱,父亲介绍的工作,老板跟他是手足。在阿根廷,我一直在工作,我好想有日将钱还人家,亦好想跟父亲说声对不起。 ”

  “为了多赚钱,我改到屠房工作。除了工钱高,时间也很适合我,晚上工作白天睡觉,我又回到香港时间了。  
 
  有些事情总不断循环,不久何宝荣又来电话,要我将护照还他,我不是不想那么做,我只不要见他面,我怕再听见他那句老话。  
 
  最近又失眠了。那早看电视我才发觉,阿根廷跟香港在地球的两面。反转的香港会是什么样子?“

     ”一九九七年一月,我终于来到世界尽头,这里是南美洲南面最后一个灯塔,再过去就是南极,突然之间我很想回家,虽然我跟他们的距离很远,但那刻我的感觉是很近的。  
 
     我答应过阿辉把他不开心留在这里。我不知道他那天晚上讲过什么,可能是录音机坏了,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两声很奇怪的声音,好像一个人在哭。  “

        

         “在我回台湾之前的一个晚上,因为班机有问题,我又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我很想跟阿辉说声再见,不过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我以为会在这里听到他的声音,可能是音乐实在太吵,我什么都没有听见。  
 
      离开时天开始亮,台北现在应该是晚上,不知道辽宁街夜市开了没有? ” 
 

     “在返香港之前我在台北住了一个晚上,我到了辽宁街,夜市很热闹,我没见着小张,只看见他家人,我终于明白他可以开开心心在外边走来走去的原因,他知道自己有处地方让他回去。我不晓得再见父亲会是怎样,到时候再说吧。  
  

         离开时我拿了他一张相片,我不知道哪日会再见小张,但我可以肯定,如果想见的话,我知道在哪儿可以找到他。”  

 [反复回看几欲落泪]

评论
热度(14)
  1. 久美自由如风 转载了此文字

你好 谢谢你的关注
此博记录的都是高中时期杂乱的想法 多数已删 已弃博
感谢你找到这里




二次元asi: http://asisisi.lofter.com/

© 自由如风 | Powered by LOFTER